KALO7

这人太帅了,奈何有点懒。

夸父逐日,未至。


战败的那天他把酸楚憋在喉间,通红着眼眶说,我知道的,再来,再来就好了。

他还是踏上了那个舞台。中间立着银龙奖杯的那个舞台。他在此奋战了几个春秋,送走过对手,也把自己败在此。从最初开始计算的话,那么留在这里的人不多了,这片地在迎来送往,但他依旧深爱这里,爱这输赢兼备的舞台。台下依旧在一声接一声的呼喊着,可他是孤单的,可他是不甘的,这从不是一个人的王者,而是五个人的荣耀。

高层的指令,团队的指挥,队员的配合,供给娱乐消耗的话题,随着名气增长而来的野心,无一不成为他们前进路上的细小石子,一次又一次跌停。他把所有精力都投入进去,吃的这口青春饭也所剩无几,换来了什么,值不值得,他频繁在深夜捧着飘红手机询问自己。冠军是他这条路上的目标,不仅是他,是这个舞台上所有的人,但并不知道这是努力就能成功的,还是只能远远望它一眼。也许他们很快能捧起,也许这是他们在役生涯的梦想,上天并非永远公平。


在那个夜晚,他与几个已经阔别这个舞台的人共同举起酒杯,手臂绷的直直的,酒杯与酒杯碰撞出清脆声响,许是力道大了些,液体溢出蹦落在每个人的掌边,他们不约而同的都没有放下手来,直到肌肉反馈出酸痛感。他们大口大口的吞掉杯里液体,他们在夜晚肆意发泄情绪,他们说

敬自己,勿忘初心。

愿早日归来。

评论(1)

热度(1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