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ALO7

这人太帅了,奈何有点懒。

敬我们,勿忘初心。

他的口音不南不北,字句含在嘴里慵懒吐露,上扬的语调与无意识拖长的尾音让人腻的发慌,心甘情愿落入他的网内。

我油乎乎的手蹭过他后颈攀到肩头揽住的时候,他也只是停顿了一下剥虾的动作,随即模糊的说,你手油死了。 他懒得讲话,比起我懒得讲话的话,更确切的形容他应该是什么都不足以让他字字清晰。不像我半张着嘴一溜烟冒出一大串,他反而是有一种神秘的骄傲,慢吞的字句蹦落,勾出细小音符飘荡。

他输了,但他只字未提。不过打电竞向来如此,多说只有这五年光彩,运气好的话能五年走到底,运气不好就再来一遭亦或者重新回归到人生正常轨迹。 我和他并肩站在这两年,交过无数次手,羡慕过他捧起奖杯,也见过他失意憋红眼角的模样。此刻他却隐忍着,细致的剥着每一只虾,时不时抬起头朝乱闹的人笑一笑,明明他在这里,却让人感觉他仿佛无法加入到其中。


几轮酒下来大家也都尽了兴,从他身边走过的时候都拍了拍他的肩头,明明是安慰性动作多了却有一种无名的嘲笑感。我看见了他轻微的躲闪与即将聚到一起的眉头,于是便起了身靠在他椅背点了根烟,他们也识趣的接连说了再见。

再见你妈。我烦躁的一咬烟尾骂了句,烟雾挤在喉间模糊了声音便也冲淡了语句中的凶气。他抬起头随手挥了挥上升的烟,亮晶晶的眼睛半眯着,等烟灭了才又拖着他那甜腻的尾音说,泰神,我不想打了,怎么办啊。

我闻言有些发愣,他向来是不认输的,就垂下头对上他的视线,没有躲闪,只是挂着一抹笑意,既哀凉又不甘。我与他对视半晌,见他没有改变想法的意思方才移开视线。饭店地理位置很好,窗口对着喧闹的马路,而天窗却纳进了安静平和的夜幕,夜幕的星月对没戴眼镜的双眼来说稍显模糊,索性我也没有任何欣赏的想法,周遭除了汽车鸣笛便只剩下了他的呼吸声。

是漫长的黑夜,是寂静的沉默。

我抬手举起半满酒杯颇为大方的分了他些许,他只是捏着杯脚晃动,没喝,也没有干杯的意思,我见状一仰头喝尽。苦涩液体刮过喉管侵入体内,难言的痛觉刺激眼眶。分别的时候我分了他一支烟,他叼在嘴里盯着地面良久,末了才侧了脑袋蹭到我跟前借了燃烧烟的火。他在此之前是没抽过烟的,他被呛得眼眶通红,但我没管。

那晚,是我第一次见他落泪。

车来之前我捏着他的后颈使了点力,他皱着眉头一吸气刚要挣扎我便松了手,紧接着是略带责怪的目光,我翘起嘴角对他做了个口型,他愣了一下,随即转身走进黑茫茫的夜幕当中。

我说,你好,仙阁。


仙阁永不言弃。

评论

热度(1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