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ALO7

这人太帅了,奈何有点懒。

我看见沙漠下暴雨。


以阿泰为第一人称,提前排雷。



雨滴噼啪砸至窗面蜿蜒滑下留下细密水印,他靠在沙发一侧目光死死黏在电视机上 —— 里面只有星花攀在各个角落堆积满屏。 空气里弥漫着的都是寂静,时钟的针一圈圈滚动刻画出浓郁的悲凉。

就此分别吧,他分明这么说了。

我和他养的那只狗去世了,孤零的狗窝在他那一侧,他偶尔还是会忘掉这个事情,良久的凝视那些东西。我某一次实在见不得,便试图将那些掺杂着众多感情的东西丢掉,他却倔强的一一扯过来,不肯放手。我气愤的时候揪着他衣领问,如今为什么肯放我走呢?他低着头将我褶皱的衣角捋顺,以一种晚饭要吃什么的语气回到:或许是因为我们的关系一直如此畸形吧。

我与他的感情,他人谈论起来也仅会说没有争吵十分令人羡慕,但实际上,我们没有的并非是争吵,而是属于情侣的黏腻温存,我们将每一次吵架的愤怒都撒在了床上。我已经数不清在多少个日夜里,我气愤且强硬的分开他的腿,一下一下更深的顶弄,他从不吭声,只会颤抖着腿走到一边擦去液体及些许血液。

我几乎快忘了他唇上的味道。

最后一顿饭吃的很正式,他亲自下厨做出了一桌子我并不喜欢的菜,我皱着眉头看他一口接一口吃着,他被我盯久了也只会为我夹上一筷子菜。我望向窗外,那雨下个没完,大颗大颗的雨滴遮掩了我几近无声的话语:我们就到此刻吧。他听闻只是手上动作顿了半分,又开始进食,接着便是整理、洗碗。在他忙碌的身影里,我终于明白,我们大概,真的是结束了。

不知过了多久,他才拖着行李箱走到我面前,抬着手放在我的头顶,一同他曾经撸猫一般以掌心磨蹭过发丝。我偏了偏头躲避那意义不明的触碰,他轻笑着收回手的瞬间,我将他揽到怀里,唇齿相依。


门合上的那一刻,雨仿佛下的更大了。他撑着伞一步一步走出我的视野,他大抵是猜到我在窗口,不肯回头施舍我最后的一点温柔。我舔了舔唇角,他的唇上的味道,没什么可留恋的,我如此感叹道,随即将窗帘拉过。黑暗袭来的那一刻,我嗅到了酸楚的味道。

就算沙漠下暴雨,我也不能再说给你听。

评论

热度(11)